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218章 还挺想念的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熟悉的声音,让她微微的愣了愣。
  
  还回来干什么?
  
  不是以后都不要再见面了吗?
  
  她没有回头,只是冷声说:“出去。”
  
  陈寒峥迈步进屋,朝着她走过去,把她从地上拉起来。
  
  握住她的手,一手的冰凉触感让他拧眉。
  
  舒半烟想挣扎,却没什么力气。
  
  最终是别开头不看他。
  
  鼻间有他浓烈的气息,既熟悉又刺痛她的心脏。
  
  陈寒峥漆黑的瞳孔凝视她:“是你自己进去洗澡换衣服,还是我抱你进去洗澡换衣服?”
  
  这语气并不温和。
  
  舒半烟冷声:“这关你什么事?”
  
  “我喜欢多管闲事。”陈寒峥握着她的手:“也看得出来你挺喜欢折腾自己。”
  
  看着她被冻得发紫的唇瓣,浑身几乎没有一点温度。
  
  让他心里很烦躁。
  
  她就不懂得怎么爱自己吗?
  
  他轻笑一声,声音冷着:“看来你是要我帮你进去洗。”
  
  话音落下,弯身把她抱起。
  
  舒半烟挣扎:“陈寒峥!你放我下来!”
  
  “挣扎有用吗?”陈寒峥声音淡淡,抱着她进浴室:“刚才给过你机会了。”
  
  他脸上的表情也是淡淡的,根本看不出来他此刻的情绪。
  
  也是舒半烟头一次见他这样的表情。
  
  彻底的冷漠冷情,铜墙铁壁,感受不到一点儿的温度。
  
  把她放在洗手台,转身去放浴缸的热水。
  
  舒半烟跳下来就要走。
  
  陈寒峥一手就拽着她的胳膊把人大力的拉了回来。
  
  抬脚狠狠的一下,踹上了浴室的门。
  
  砰的一声,让舒半烟浑身都颤了一下,眼神有些害怕的看着他。
  
  陈寒峥轻轻的牵动唇角,声音冷淡:“现在知道害怕?”
  
  他把人拉过来,捏着她的下巴,一字一句:“我从来都没说过我是好人,你最好别挑战我的底线。”
  
  “最好听话一点,乖一点。”
  
  陌生的他让她身体感觉到一阵颤栗,层层叠叠涌上大脑,眼神看着他一点一点的变得黯淡。
  
  浴缸的水放满,陈寒峥命令:“去洗。”
  
  舒半烟站着不动。
  
  他冷漠的话语像寒冰穿透她的身体,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告诉她,她今晚跟他走,是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。
  
  一个人能人模狗样冠冕堂皇到什么地步,看陈寒峥就知道了。
  
  他能把自己伪装的多好,让她多少次看走眼。
  
  准确的来说,是她从来都没有看透过他。
  
  从来都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在她的世界里,他是什么样的人,取决于他怎么表演,取决于他想让她看到什么。
  
  他可真能拿捏人心。
  
  陈寒峥轻嗤的一笑,没说话了。
  
  罢了,他本来就是个混账东西,也不想装什么正人君子。
  
  眼下情况也让他没那么多耐心,何况耐心对于现在的舒半烟来说,没有任何用处。
  
  把她拉到自己跟前,很不温柔的脱了她的外套。
  
  舒半烟也拧不过他这大力气。
  
  很快她一丝不挂。
  
  过程中,陈寒峥能清楚感受到她颤抖的身体。
  
  以及抽噎的声音。
  
  他一眼没多看,毫不手软把她推进浴缸。
  
  噗通的一声,水花溅起。
  
  热水让她浑身回暖。
  
  此刻像个任人拿捏的布偶娃娃。
  
  陈寒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“自己动手还是我动手?”
  
  “非要我伺候你洗完?”
  
  舒半烟彻底对他绝望。
  
  她咬了咬唇瓣:“出去。”
  
  陈寒峥:“我看着你洗。”
  
  他看了一眼手表:“10分钟。”
  
  舒半烟冷笑,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?一个听话的贴身保镖忽然变得冷情冷性。
  
  让她变得像个提线木偶。
  
  人都是这样的吧,都披着人皮,挺会装。
  
  他似乎就是那样的人,能做到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。
  
  舒半烟吸了一口气,心里疼得厉害,在10分钟以内把澡洗完。
  
  穿好衣服。
  
  陈寒峥走之前,看了她一眼:“我要你活,你要敢死,我就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  
  舒半烟冷眼看他,死寂孤冷。
  
  陈寒峥喉咙哽了哽,转过了身不看她。
  
  声音仍旧保持在一条平行线上:“也别拿你那种眼神看我,我让你离我远点,你不听。这是你不听话的代价。”
  
  话落,他迈步走。
  
  听到身后女孩儿的声音——
  
  “我很后悔认识你。”
  
  陈寒峥手紧了紧,脚步没停,笑意四漫:“我也是。”
  
  ……
  
  穆元楠看他出来:“何必这样。”
  
  “就算以后不必见面,我们要讲究好聚好散。”
  
  陈寒峥笑了笑:“可是我跟她也没好聚过。”
  
  穆元楠沉默。
  
  最终缓缓开口:“走吧,下次见面一起喝酒。”
  
  陈寒峥莞尔一笑,耸耸肩,漫不经心的:“我们还是少见面的好。”
  
  “你们这儿是为国家办事儿的情报局,光辉伟大,我来,被看到了,你们这是要被当间谍的。”
  
  穆元楠也笑了起来:“没你那么有文化,但至少你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。”
  
  “说得好。”陈寒峥偏头看他一眼,唇角勾着不明意味的笑:“杀手,意义在于杀人。”
  
  他拍了拍穆元楠的肩:“你也小心,小心你的脑袋,万一有人向我买你的命,我不会手软。”
  
  穆元楠笑:“哦。”
  
  “毫无杀伤力的一句话。”
  
  陈寒峥笑了声,挥挥手,转身走了。
  
  ……
  
  从山上下来,接到了岑继尧的电话。
  
  “来我公司。”岑继尧:“有人要买我的命,替我盯好。”
  
  陈寒峥翘起唇角:“好的。”
  
  送完舒半烟,当然是他的行程,该是如何就是如何,完全不用隐藏,可以透露给警方。
  
  只要让他们知道舒半烟不在他身边,他也换了雇主就行。
  
  他跟她,的确是山高路远,江湖不再见。
  
  ……
  
  温吟要跟着凑热闹,她能知道陈寒峥的位置。
  
  看着他把舒半烟送入基地。
  
  坐在车里,她抱着电脑看了一眼傅叙:“哥哥……”
  
  “你说他这是要去自首吗?”
  
  傅叙手搭在方向盘上,摇摇头。
  
  “他只是在断绝一段关系。”他偏头,温和的看向温吟:“希望我们永远不会走到那个地步。”
  
  “嗯?”
  
  傅叙翘起唇角:“哥哥还挺好的吧?起码没什么追着要了我命的仇家。”
  
  是有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