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外篇剑二 我有我的剑,咱有咱的江湖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.Shumilou.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.Shumilou.Co
  两骑悠哉游哉离开北凉,年轻公子哥胯下一骑是那千金难买的特勒骠,这等骏马,便是在草原大漠上也难得一见,身边一看就是个随从仆役的缺门牙老头,就要磕碜太多,骑了匹老迈劣马,背了个长条形大布囊,这一路行来,锦衣公子哥每次快马加鞭,然后都得停马等上好些时辰,才能翻白眼望见那老仆的身影。期间也不是没遇上见财起意的剪径蟊贼,好几次都是公子哥一骑绝尘而去,回头没瞧见老仆赶来,只得重新以身涉险,去搭救这个腿脚不够利索的老家伙,第一次是撒了一大摞银票到地上,才让老仆安然脱身,后来是扔出怀中一两部秘籍,最后一次连腰间那柄镶嵌宝石的名剑也给舍弃了。入了河州境,有一双顾盼风流丹凤眼眸的公子哥斜眼瞥了瞥那块界碑,转头看到那老仆正从袖中掏出那老旧檀木梳子,仔仔细细梳理那满头灰白头发,年轻世家子气不打一处来,自顾自颓然丧气,一脸无奈道:“老黄!我身上可就只剩下些碎银子和轻巧玉佩,以及四五本珍贵秘籍了,你下次溜快点,成不成?再往东走,更不是我家地盘,万一又遇上匪寇,即便我真有那脸皮自报名号,也没人肯信我,到时候你再给人截住,我可就真不管你了啊,没银子走什么江湖,酒肉都吃不起,难不成咱俩真去当乞丐?”
  老仆小心翼翼收起梳子,笑脸灿烂,使劲点头,露出那缺门牙的滑稽光景,原本有些恼火的公子哥顿时被气笑起来,故意板起脸狠狠撇过头,你娘的,别家公子哥仗剑走江湖也好,负笈游学四方也罢,何等风光,就自己摊上这么个只会拖后腿的老仆,不过气恼归气恼,每次险象环生,事后想起,跟相依为命的老仆一起去最好的酒楼,喝酒吃肉庆祝劫后余生,除了后怕,还是会觉着有趣。
  没过半旬安稳日子,他们就又给一伙十六七票青壮山贼大大咧咧拦路打劫,然后这位公子就又割肉掉所有碎银子,好在主仆二人跑路也跑出了老道经验,所幸又一次破财消灾,仍是没给山贼擒拿下,出了山路,老仆一脸愧疚望向气喘吁吁的自家公子,年轻世家子瞪了他一眼,跟他赌气不说话了大半天,然后进了一座河州繁华城池,去当铺典当了一枚羊脂玉佩,价钱自然是被贱卖了无数,老仆好说歹说才拉开要拔剑砍人的公子,最后去酒楼大快朵颐,生闷气的公子哥仍是默默给老仆装满一壶黄酒。
  之后在城里走马观花闲逛,公子被一群识货的纨绔子弟抢了特勒骠和昂贵佩剑不说,还被一人用一柄私自悬佩的北凉刀,在额头上拍出个红肿大包,看似畏畏缩缩牵马躲在不远处的老黄,看着少爷充满怒气的脸庞,最终还是忍住了出手的冲动。少爷冲上去要拼命,给有些粗糙把式的帮闲扈从一脚踹在肩头,倒地滑出去好几丈,一群人大笑着扬长而去,老黄去搀扶少爷,被一把推开。那一次主仆二人狼狈出城,已经不像个富家公子哥的少爷只能走出城门,老黄就牵马而行跟在后头,出了城,少爷抿起嘴唇站在城墙根下,踢了一脚,然后一瘸一拐走在驿路上。走出十几里路,靴子前面渗出浓重的血迹,之后少爷在路边酒摊喝了个酩酊大醉,老黄把他扶上马背趴着,自己牵马走出了几十里路,夜宿荒郊野岭,老黄躺在山坡上,看到少爷醒酒后就一直坐在那儿发呆,一宿没睡。
  这以后,主仆二人从腰缠万贯落魄到几乎身无分文,因为仅剩两块玉佩都给当传家宝藏起来,再也舍不得出手,年轻公子终于知道行走江湖不露黄白的古话,不再刻意装扮得锦衣华服,以至于沦落到都没有山匪草寇愿意搭理他们,后来见少爷磨破了靴子,老黄就给少爷编织了一双草鞋,少爷骂骂咧咧死活不肯穿,后来赤脚踉跄走了半里路,脚底板磨出好几个血泡来,这才冷着脸伸手要去那双草鞋。翻山越岭,走着走着,这位少爷也就很快习惯了,后来就这么趟过了两个州,因为要乘船南下,少爷又典卖了一块玉佩,主仆二人都换了身不贵却素洁的衣衫靴子,除了一袋子碎银,那叠银票就藏在靴子里,结果没过多久都给一位侠士坑骗了去,那以后少爷也就没了跟绿林好汉或是江湖女侠打交道的念头,只有偶尔睡前唠叨,还是会埋怨这日子没法过了,见着母猪模样的村妇都觉着俊俏了,后来他们在江南水乡,在渡口见着了一位船娘,这类可怜女子,其实跟窑子烂娼差不多,口口声声只要是个娘们脱衣解带就提枪上阵的少爷,又把身上所有碎银子一股脑送给了她,其实那船娘姿色平平,瞧着却也干干净净,可少爷给了银钱后,上岸便跟他一起落荒而逃,到头来连她的手也没摸一下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