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一百零六章, 你一句春不晚,我就到了真江南.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飞燕比箫逸预想的来的要早一些。
  
  在他梦中正躲避着提刀女人的追杀时,冷冽的寒风已经开始无情的拍打着宿舍的窗户。
  
  缩了缩脚丫子,邓海洋哆嗦道。
  
  “老王,你说今年苏州该不会真下雪吧?”
  
  “不知道,不过看网上说的煞有其事,估计还真有可能。”
  
  顿了顿,王明又道:“不过老王,你家不是东北的么?我记得你那旮瘩常年下雪啊,你这么关注苏州下不下雪干嘛?”
  
  “嘿,这不是入乡随俗嘛?”
  
  “既然我来苏州读大学了,也算是半个苏州人了。”
  
  “大家都期待,我若是不期待一下,岂不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”
  
  话音刚落,一旁的被褥里传来陆尚文一声不屑的冷哼。
  
  “你说你算半个苏州人,苏州同意了么?”
  
  打闹了两句,邓海洋突然疑惑道。
  
  “老三呢,你干嘛呢?怎么不说话?”
  
  回应他的是沉默。
  
  王明侧过身子看向箫逸的方向,见那被褥一动不动,道。
  
  “估计睡着了吧?”
  
  “害,你说老三这一天天也真够累的。”
  
  不知想到了什么,邓海洋唏嘘不已。
  
  “怎么说?”
  
  “你想想啊,老三白天上课,下午送姜学姐上班,晚上回来又要面临着苏学姐的查岗,你说他还有自己的时间么?”
  
  “年轻人,哪能局限于情情爱爱,正是朝气蓬勃的年纪,哪能被女人束缚了手脚。”
  
  “我辈自当奋勇向前,除了眼前的女人之外,还有诗和远方,还有星辰大海。”
  
  邓海洋一番激昂的话语把王明和陆尚文说傻了眼。
  
  这些话真的是邓海洋这个糙汉子能说出来的?
  
  少顷,王明幽幽道。
  
  “羡慕就直说!”
  
  邓海洋瞬间一秒破功,他讪笑道。
  
  “嘿,你这话说的,我这不是担心老三么?”
  
  “担心他啥?他的快乐你想象不到。”
  
  王明揶揄不止。
  
  以前他也很羡慕箫逸。
  
  苏允卿和姜清漪能得其一便已经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,更别说老三竟然周旋在两个学姐之间,看那样子好像游刃有余。
  
  不过现在他不羡慕了,因为他很容易满足,他有自知之明,有多大的胃口吃多少的饭,吃多了容易撑,姚素的出现他已经很知足了。
  
  虽然她没有老三的两个学姐好看,不过情人眼里出西施,在王明看来,姚素也不会比苏允卿她们差到哪里去了。
  
  “话虽如此,可是老王你想过没有,老三这样下去,该如何收场?”
  
  邓海洋罕见的语调郑重了许多。
  
  “虽然我不知道老三是如何让两个学姐和平相处的,可是现在毕竟不是古时候可以一夫多妻,随着年龄增长,毕业之后,总要涉及谈婚论嫁,到时候他怎么办?”
  
  “难不成两个一起娶了?这现实吗?”
  
  “退一万步来说,就算是苏学姐和姜学姐都默认了对方的存在,也不追求名分,可是他们的家人呢?”
  
  “老王你也见过这两个学姐的,一看就知道家庭优渥,作为长辈他们怎么可能同意这么荒唐的事情发生?”
  
  闻言,王明和陆尚文沉默了下去。
  
  老邓这番话说的确实在理,他们羡慕老三的桃花运是一回事,可同样作为好哥们他们也担心。
  
  若是处理不当,当时候很有可能会有一道难关摆在他的面前,面临抉择。
  
  “三哥应该会处理的好吧?毕竟他的段位很高。”
  
  好一会,陆尚文才小声道,只不过话说出口多钱有些没有底气。
  
  “害,但愿吧。”
  
  “我可不想看到老三到时候觉得稀里哗啦的样子。”
  
  悠悠一叹,邓海洋闭上嘴巴不再说话。
  
  寝室内陷入了寂静。
  
  朦胧的月色之中,窗外的树影被寒风吹得摇晃颤抖。
  
  ………
  
  翌日。
  
  箫逸醒来之际,邓海洋几人已经洗漱完毕坐在椅子上开始了直播。
  
  墙壁上的空调呼呼的吹着热风。
  
  看着结霜的窗户,箫逸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天气预报。
  
  屏幕中显示,气温又下降了好几度,中午时分甚至标注着有小雪。
  
  对此箫逸也没当真,信天气预报还不如信他喜欢男人。
  
  “哥几个,这么早啊?”
  
  揉了揉酸胀的脑袋,箫逸翻身下床。
  
  “都八点了,还早啊。”
  
  邓海洋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,接着又专注着自己的对线。
  
  “待会不是有课么?你们这么早直播?”
  
  一边刷牙一边看着这两个家伙认真的模样,箫逸很是好奇。
  
  “反正睡醒了没事做就直播了,反正今天是周学民的课,也不重要,可以睡觉。”
  
  “你别说,这几天哔啦哔啦感觉人流量增多了啊,平时观看的用户也多了不少。”
  
  得。
  
  当我没说。
  
  ——————
  
  出了门。
  
  经由冷冽的寒风一吹,那凉意直往脖子里灌去,箫逸不由缩了缩脖子,把围巾围的更紧了一些。
  
  心里则在思衬着。
  
  还是清漪考虑的周到啊,提前准备了御寒的围巾。
  
  这冷空气说来就来,完全也不给人一丝准备的空挡。
  
  南区食堂相较以往清冷了许多。
  
  估摸着这么冷的天气,一个个学生都抱起了被窝。
  
  操场上只有三三两两锻炼的学生。
  
  这种寒冷的天气还能坚持晨练,即便是箫逸也得夸赞一句有大毅力之人。
  
  吃完饭,箫逸顺便给老王几人各自带了一份。
  
  等到上课时分,这几个家伙这才忙咕噜的收拾了一下课本直奔教室而去。
  
  古诗词鉴赏。
  
  周学民一如既往的儒雅打扮,灰色长袍,考究的金丝眼镜,讲台手边放着一个保温杯,不过颜色倒是骚气的粉红色。
  
  看老周这品味必然不可能选择这种颜色的水杯,那必然是出自师娘之手了。
  
  师娘箫逸只见过一次,还是开学的时候偶尔在老周的办公室碰到过,用通俗一点的话说,师娘是那种标准的贤妻良母典范。
  
  听说她和老周是知青下乡的时候认识的,师娘年轻时候很好看,却不知怎么就一眼相中了当时的闷葫芦周学民,可老周呢,揣着明白当糊涂,明明都是一见钟情却又不敢坦露心迹,最终还是师娘主动追的他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